機會是給準備好的 時間又對了的人

寫這篇的時候剛好是 1 月 1 號 凌晨, 先要謝謝會跑來看我的 murmur 的朋友們寫 emails 給我鼓勵,  不然我會覺得真的是年紀大了一個人自言自語, 大家新年快樂喔. 

我自己今年的轉化真的很大, 15 年6月毅然決然地從舊金山搬到德州後, 16 年4月左右辭掉 Fossil 像退休般的工作 跑去一個中國的智能耳機新創公司工作, 其實在 Fossil 的待遇真的是很好, 工作又輕鬆, 不過待了一年就覺得跟自己想像的 “更大挑戰" 好像不大一樣.  在親朋好友都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 跑去中國的公司闖闖, 在北京待了快兩個月, 因為會中文的關係, 也不想給自己太多限制.  其實中國市場對我的映像如同一個封閉的世界,  歐美品牌想打入, 中國品牌想打出, 但是好想沒有人真的可以完全做到.  想想也許也可以藉由這個機會了解一下這個封閉的經濟體系,  再說了耳機是以前沒碰過的東西,  因此抱持的探險的心態,  在北京的兩個月裡把兩個人的設計團隊成長到五個人  把設計項目的流程重整.  然後又毫無預期的,  挑戰了在保守的文化裡, 看到了大家對設計師的印象還是所謂的 "畫畫的” 觀念,  好幾次分別一對一的 和全公司present 所謂工業設計的重要性,  一個新科技只能產生用途,  好的設計 才能讓人產生情感寄託, 及購買慾望.

從北京回美以後, 又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一個多月(中國跟美國時差), 沒有週休二日(好像週休二日在中國並沒有明文規定), 加上老闆 隨時連環call(亞洲好像沒有所謂私人時間這種東西), 在身心體力開始抗議的時候, 決定收手.  其實整個三四個月體驗下來, 就是一個文化的差別真的是太大了. 從公司制度, 到處事文化, 都跟歐美相差甚遠.  同事之間溝通用 wechat(主管偶爾還要發紅包), 找資料跟圖片都需要跟政府的防火牆格鬥, 薪水沒領全 或常遲到(這應該只是新創公司的問題), 上下班要打卡(歐美則為責任制), 中午不能午睡(這個有點匪夷所思 因為我以為中國午睡是很正常的文化 歐美反而沒有午睡文化), 最常用的合理化藉口是"別人也這麼做啊" 上班時間為 9am-7pm 很多人都會出去吃晚餐後又回公司上班, 各式各樣的 culture shock 真是讓我見識到了.

雖然如此,  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因為前後認識了許多好朋友, 也認識了很多有才華的人,  同時之間幽默感也成了大家解壓的另一種方式, 常常看到大家在 Wechat 上的聊天內容都會讓我捧腹大笑.  然而, 再不適應的同時, 也要適時地問自己,  很多時候生活方式是大環境的促成,  也許對於我的背景很難理解, 但是也許中國人看歐美的工作方式更覺得匪夷所思. 所以, 能說的只能是自己適不適合,  而非對或錯,  況且我的體驗也只是冰山一角, 在這裡絕不會給一個 specific 的建議, 我一樣會秉持著自己的理念   ”只要可以學到新東西 不要太早說不“  然而同時,  因為履歷上有了耳機設計這門技能, Google 的 VR tream 正好在尋找工業設計師 Recruiter 因此找上了我。 在去年八月 我進入了 Google. 

其實, 我最常被問的問題是, 我要怎麼樣跟妳一樣? 我要怎麼樣也可以去 Google, Fuse, 或找到 internship. 其實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因為沒有人能夠因為模仿一個人走過的路, 而達到同樣的地方. 很簡單, 沒有人的技能是因樣的. 五年前, 一年前, 甚至一個月前的變化也會帶著許多變數,  我只能再次強調, 其實工作機會說是給準備好的人, 有另一部分, 其實是給時間對了的人. 如果我沒有不顧大家的疑慮, 去耳機新創公司學習, 也許 Google 的機會就會跟我擦身而過.  也許如果我沒有投入智能穿戴的市場, 智能耳機的機會也不會出現,  或是這樣想 想去有名氣公司的人 也許現在的你沒有被錄取, 不代表在學了某個技能之後的你也同樣不會被錄取. 只要這些妳/你想去的公司不倒, 何必急於現在?  充實自己以後, 總會有更多機會出現.  也許到時候回首, 當初的理想也許也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大家一起加油吧!